Gosia女士解释:为什么美国和加拿大使用碘化钾,而其他国家使用碘酸钾?
发布时间:2017-06-02 浏览次数:

有位自称为Douglas的人问:为什么美国和加拿大使用碘化钾,而其他国家使用碘酸钾?

全球碘营养联盟(IGN)公关部Gosia.Gizak女士作了回答。在此全文翻译如下:

Douglas问:

最近,我阅读了一篇网上流传的关于中国加碘食盐的文章。它声称碘盐中的碘酸钾会造成不良副作用,例如甲状腺疾病,甲状腺癌,精子数减少等。它同样声明中国使用碘酸钾的决策是美国要求的。我明白这篇文章是不可信的,并且我认为作者有恶意制造谣言的意图。但是,美国的确是使用碘化钾。我同样从别处了解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不允许使用碘酸钾。一番研究后,我有以下几个问题:

1.为什么一些国家使用KI,而其他国家使用KIO3

2.KIKIO3作为食盐添加剂是否有不良副作用,如果有的话是什么?

3.美国FDA禁止使用碘酸钾作为食盐添加剂是真的吗?如果是,为什么呢?


希望有人可以解答我的疑问,让我可以消除谣言。


                                                               此致




Gosia.Gizak女士回答

你好Douglas,感谢你的来信和问题。以下是基于公认的看法和现有的证据,回复给你概略的答案。

1)为什么一些国家使用KI,而其他国家使用KIO3

最可能的原因是技术原因、经济原因、历史原因综合造成的。

很重要的一点是,KIKIO3便宜很多。并且KI更容易溶于水,因此它更容易通过雾喷法分散到盐晶体中。


但是,KI作为食盐添加剂并不十分稳定,如果碘盐受到以下任何情况的影响,KI很容易被氧化成碘而损失:(1)盐中的水分;(2)环境潮湿或过度暴露在空气中;(3)暴露于阳光;(4)暴露于高温;(5)盐中的酸反应;(6)杂质的存在。KI同样会因为包装袋潮湿而损失。因为当包装袋是可渗透材质时,潮湿使盐中的碘化钾溶于包装袋上,并随后蒸发。如果含KI的碘盐纯度高(+99.5%)、干燥(含水量低于0.1%),并且添加稳定剂如硫代硫酸钠、氢氧化钙,和/或添加干燥剂如碳酸镁、碳酸钙,KI的损失可以减少。但是在不纯净盐中,由于氧化和水分的影响,KI稳定性很差。

历史上,自1920年美国和瑞士首次发起食盐加碘项目时,KI被用于食盐营养强化。而KIO3在过去因其氧化作用,被作为面团改质剂用于面包生产业。1930年,这项应用导致了碘过量,因而KIO3被溴酸盐取代,溴酸盐随后因毒理风险被抗坏血酸取代。直到1950年,才发现KIO3作为食盐营养增强剂的好处,自那以后KIO3被成功应用于世界各国(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瑞士)。去年公开的WHO指南批准二者的使用(KIKIO3[1]

美国和加拿大的食盐生产商是具有长期使用KI经验的大型公司。在美国,KI在生产和销售的短期市场流动中保持稳定。和KIO3相比,KI花费更低、更方便,同时无官方建议(政府或科研机构)将KI更换为KIO3,几乎没有食盐生产商有这么去做的动机。

2KIKIO3作为食盐添加剂是否有不良副作用,如果有的话是什么?

许多国家都在广泛研究不良副作用的问题,这类的研究还在进行中。最近一篇综述给出了生理学方面的回答,它描述了不同人群中的甲状腺情况[2]。它显示不良副作用的确发生于碘摄入增高的人群(特别是碘摄入过量和补碘前严重缺碘的人群),但并不能准确预测个体会受到影响。

1991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下的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oint FAO/WHO?Expert Committee on Food Additives)批准低于上限(所有来源的碘不超过1mg/天)的KIKIO3是安全的。实际上,即使是目前使用的最大添加剂量,通过碘盐的碘摄入量也不可能超过这个值的20%


对于KIO3的安全性,ICCIDD公布了一份官方说明[3],并且最近一篇综述总结了KIO3安全性的证据[4]。以下是引自后者的一些重要观点:

KIO3作为食盐添加剂和面包添加剂使用了数十年,无明显毒性效应;

食盐中KIO3添加剂量低;在食物中,或至少是在肠粘膜中,KIO3很可能变成KI,因此减少了毒性暴露;同时,比碘盐中预期碘摄入量高至少100倍的剂量水平已被证明对器官无毒性作用。

3)美国FDA禁止使用碘酸钾作为食盐添加剂是真的吗?如果是,为什么呢?

美国FDA承认KIKIO3都是“公认安全的”(GRASgenerally recognised as safe),即意味着二者都可以被添加进食品。尽管KI是目前美国FDA提到与碘营养强化有关的唯一化合物,但似乎并没有命令禁止KIO3


参考文献:

1) WHO. Guideline: Fortification of Food-Grade Salt with Iodine for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odine Deficiency Disorders.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4

2) Zimmermann MB and Boelaert K. Iodine deficiency and thyroid disorders.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5; 3: 286–95

3) Stanbury JB. The safety of iodate as a salt additive. IDD Newsletter 1991, 7: 23.

4) Bürgi H et al. The Toxicology of Iodate: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Thyroid 2001, 11: 449-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