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盐加碘的科学使命
发布时间:2017-06-17 浏览次数:


来源:河南新闻--法制网  评论员:康平  2015/06/22 19:00

食盐专营,争论渐起。反对者认为,专营即垄断,垄断即暴利,放开经营,可降低盐价;支持者认为,专营并非必然暴利,专营的结果是确保食盐的质量和安全。


盐业专营

  古今迥异

  专营=垄断=暴利,有人竟如此这般看待盐业。

  盐业今非昔比。古代盐业,的确如此,但新中国的盐业,专营是为了保证民生,而不是为了暴利。反对者正是拿历史眼光看待现代盐业。

  盐业专营,始于管仲。齐国临海,盛产海盐,国家专营,运销天下,获利巨大,奠定了春秋首霸齐桓公的经济实力。商鞅变法,奖励耕战,同时也实行盐业专营。汉武帝征匈奴旷日持久,财政不堪重负,遂让桑弘羊实行盐铁专营。唐代“安史之乱”之后,藩镇割据,截留土地税、人头税不缴朝廷,财政部长刘晏理财法宝就是控制盐场,统购后加价,让特许的盐商经销,此为专商,专商则需再向朝廷缴一大笔钱,如此,“天下财税,盐利过半”。宋、元、明、清,或专营,或专商,盐税是财政支柱,盐商富甲一方,那么盐价必然居高不下,穷人以至淡食。乾隆下江南,耗费巨大,皆由江淮盐商承担。鸦片战争以后,向列强历次赔款,都以盐税作抵押。

  古代盐业,专营专商,推高盐价。盐价的常态是“斗米斤盐”,斗米即10斤米,10斤米换1斤盐。反常态是20斤米换1斤盐。明朝万历末年安徽合肥45斤米才换1斤盐。从春秋战国到中华民国,只有西汉“文景之治”、唐代“贞观之治”是“斤米斤盐”。

  建国以来基本也是“斤米斤盐”,这是保民生,不可能暴利。指责盐业暴利的人,总是拿盐厂价格与市场价格做对比,却不考虑储存、运输、分装、批发、零售等等环节。2007年,国家审计署曾对中国盐业总公司进行8个月的审计,审计结果是盐业不存在暴利。

  1斤盐1.5元,3口之家1个月吃不了3块钱。3块钱买不到1斤水果或者1斤细菜或者1斤优质米。如此看来,指责盐价过高、盐业暴利,纯粹是自我炒作,彰显自己。

盐业专营的科学使命之一:查禁私盐

  食盐里面有科学,盐业专营肩负着科学使命。有哪些科学?一是把原盐加工成精盐,二是加碘,三是加钾。一个一个说吧。

  原盐就是天然的海盐、井盐、湖盐、石盐。石盐就是从地下开采的盐。原盐以氯化钠为主,但是并非纯粹的氯化钠,还含有亚硝酸钠、重金属、硫酸钠、硫酸镁等杂质,有的还含有泥土。亚硝酸钠就是常说的防腐剂,有咸味,可杀菌,但具有毒性,也是致癌物。重金属就是比重大的金属,如金、银、铜、铅、汞、镉等等,在人体积累等于慢性中毒。硫酸钠、硫酸镁有毒性,有苦味。所以,原盐必须精制才能给人吃。粗制则为工业盐。

  古代盐商卖的都是原盐,含有泥土。南北朝农书《齐民要术》记载:“以盐一斗投入水中……澄去泥土”,晒干后食用。唐代的农书《四时纂要》记载:“其盐曝干,筛去泥土”,既含水分,又含泥土。宋代有一本《寿亲养老新书》记载许多养生方子,其中一个方子有“解盐六两净”之句,意思是“六两解州盐洗净”,说明也含有泥土。古代的盐,除了泥土,也含有亚硝酸钠、重金属、硫酸钠、硫酸镁等杂质,含得多了就发苦,故而有“苦盐”、“恶盐”之称。

  现在走私的盐,极少数是原盐,大多是工业盐,粗制,不纯,成本低,利润高,对人有害,所以要查禁。每个省的盐业管理部门每年都要查禁几百起私盐,这是法律使命,也是科学使命。如果将来盐业放开经营,监管更要加强。

盐业专营的科学使命之二:食盐加碘

  食盐加碘十几年了,如今争论很激烈。加碘是国家公共卫生政策,盐业公司是执行者,所以矛头指向国家卫计委。

  碘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80%都集中在脖子上的甲状腺,用于合成甲状腺素。甲状腺素是一种激素,人体分泌十几种激素,这就是内分泌,内分泌失调就是激素失调。每一种激素都有特定的作用,少了不好,多了也不好。若缺碘,甲状腺素就少,身体就表现出一系列症状,比如:死胎,婴幼儿智力低下,成年人甲状腺肿大(大脖子病)等等。地球上,海洋含碘高于陆地,陆地上除了星星点点的地方不缺碘,绝大部分地方的土壤、水都缺碘。这样,除了海洋生物如海藻、海带、紫菜、海鱼富含碘,陆地植物、动物都缺碘,那么,人从陆地食物和水中摄入的碘就满足不了身体的需要。鉴于此,世界卫生组织1990年提出到2000年在全球消除碘缺乏病。主要方法就是在食盐中加碘。人人要吃盐,人人得以补碘。在星星点点不缺碘的地方则应供应无碘盐。我国1995年开始食盐加碘,已基本消除碘缺乏病。

  碘被科学界发现,只有200年历史。在200年以前,碘缺乏病是很多的。宋朝有个宰相叫王钦若,患大脖子病,是个奸相,官员们背后蔑称其“瘿相”。连宰相都大脖子,平民百姓患大脖子病还能少了吗?改革开放以前,在农村,大脖子病不少见。全民补碘,功不可没。如今消灭了碘缺乏病,还应继续补碘,因为3个月不补碘,身体就会缺碘。

  有专家说,补碘过量了,导致甲状腺疾病上升。在理论上,碘缺乏、碘过量,都可导致甲状腺疾病上升。所以,“碘过量致病”之说让许多人信以为真。

  学术上提倡百家争鸣,但是争鸣者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公共卫生重样本,样本有大小。专家个人的小样本可能是盲人摸象,摸到的是局部。高级别的卫生机构的大样本,摸到的才是全象。全国补碘,有没有问题,应该由国家主管部门说了算。国家主管部门的专家们是这么说的:甲状腺疾病增多,主要是因为医学检查手段比以往先进,而且检查的人数比以往增加;对甲状腺疾病与食盐加碘的联系和推论,其依据并不充分;我国绝大多数人应该食用碘盐,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过量食用加碘盐与甲状腺疾病有直接关系;偶尔过量补碘,人体会自然排泄,不会在体内无限制积累;扣除烹调和人体代谢的损失,碘的摄入量不高于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量;据调查,沿海地区农村居民膳食结构早已多样化,富碘食物如海带、紫菜、海鱼吃得并不多,带来的碘仅占摄碘量的2%,通过其他食物摄碘11%,通过碘盐摄碘达80%以上,如果食盐不加碘,沿海97%以上的居民碘摄入量会低于推荐摄入量;尽管经过多年补碘,上海等沿海城市孕妇的碘营养还是不足的,所以大城市仍需供应碘盐。

  有人呼吁,补不补碘,让个人选择。这听似合理,但前提是,碘的知识,应当普及,否则很多人会误听误信。盐业公司也供应无碘盐,值得欣慰的是,买无碘盐的人很少。

  食盐加碘,苏联走过弯路。1956年,苏联在缺碘地区供应碘盐。1969年,人口普查表明已消除碘缺乏病,于是食盐加碘不再强化。1980年以后,碘缺乏病卷土重来。1990年以后,重新强化食盐加碘。补碘,每个国家都不敢掉以轻心。美国碘盐覆盖率只有60%,但美国在牛奶中加碘。澳大利亚碘盐覆盖率也不高,但在面包中加碘。

盐业专营的科学使命之三:食盐加钾

  世界卫生组织要求,成年人每天只吃5克盐,而中国北方人均每天吃盐高达18克,南方12克,我们河南大约15克。吃盐多导致高血压,这是医学界公认。中国疾控中心说,长期高盐饮食,平均每天多吃1克盐,高压升高1,低压升高0.5。口味难改,限盐很难,那么就吃低钠盐。低钠盐,就是把普通碘盐的氯化钠去掉30%,再加进去30%的氯化钾,这其实是减钠加钾盐。钾,也有咸味,所以减钠不减咸。减钠可以降低血压,加钾则可以进一步降低血压。因此,低钠盐一举两得,双重降压。国家发改委2005年就批准低钠盐标准。当时的卫生部联合15部委下发的《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也要求限盐降钠。中国营养学会明确建议,防控高血压,要吃低钠盐。我国各省、市、区都在提倡低钠盐。

  钠和钾,是人体必需的矿物质,各占体重的0.2%,需要平衡摄入。天然食物含钠极少,钠主要靠食盐供给;蔬菜水果含钾丰富,但是我们吃得不够,据调查,我们从饮食中每天所摄取的钾一般仅为2克,而世界卫生组织要求3.5克,尚差1.5克,从营养平衡来说,也需要吃加了钾的低钠盐。

  发达国家都在提倡低钠盐。日本1975年开始,芬兰1979年开始,英国2003年开始,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韩国最近两三年开始。吃降压药,同时吃低钠盐,降压效果更好。十几年来许多试验都证明,低钠盐对几乎所有降压药的降压效果都有帮助。河南省卫生部门调查,全省15岁到75岁的人患高血压的占1/4,高血压患者有2000万。这2000万高血压患者都应吃低钠盐。

  防控高血压,要吃低钠盐。防控高血脂、糖尿病,也要吃低钠盐。血脂高与血压高,常常相伴相随,互为因果,所以血脂高也要吃低钠盐。糖尿病与高血压、高血脂也是相伴相随,互为因果,所以糖尿病或合并高血脂,或合并高血压,甚至既合并高血脂又合并高血压,临床上常有“糖尿病高血脂”、“糖尿病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糖尿病脑中风”之称。那么,糖尿病更应该吃低钠盐。

  像担心“碘过量致病”那样,也有人担心吃低钠盐补钾会不会补成“高血钾”。临床医生是这样解释的:“高血钾”是由于肾脏不排钾或用药不当导致的,除此之外,没有发现吃低钠盐导致“高血钾”的;肾病患者肾功能不全,影响排钠、排钾,而低钠盐高钾,这就可能导致高血钾症;除了肾病患者,所有人都适宜吃低钠盐;健康的肾脏具有排钠、排钾的生理天性;钠,多吃多排,少吃少排,不吃不排;钾,多吃多排,少吃少排,不吃也排。因为钾不吃也排,所以需要吃低钠盐补钾,以达到钠钾平衡。

  食盐专营,今非昔比。食盐精制,食盐加碘,食盐加钾,这三项,既是商业行为,又是科学使命。即使将来食盐经营放开了,所有经营者都要肩负这三项科学使命。

(编辑:si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