碘缺乏及危害
发布时间:2017-06-12 浏览次数:

碘缺乏及危害

一、 碘缺乏病及其原因

1.原因

  前面作过前面的介绍,我们知道食物和水是身体内碘的主要来源。因此,身体碘营养如何同环境密切相关。如果我们周围的土壤含碘少,生长在这种土壤上的植物体含碘少,吃了低碘饲料的各种动物(如羊、牛、狗和兔等),也存在碘营养不足。如果我们长期生活在碘缺乏环境中,以含碘低的粮食和肉类为食品,就会出现碘营养不足。健康就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周围所有的人都不能幸免,特别是儿童和妇女。有一些人会表现出明显病态,其他大多数人看上去似乎很“正常”,实际上,这种“正常”也是一种病态,是隐藏巧妙的病态。

2.什么是碘缺乏病?

  医学家把碘缺乏对人身体和心理生长造成的全部不良影响(病态)叫做碘缺乏病。 碘缺乏病是人类最古老的疾病之一。我国在公元前七世纪就有过文字记载,称为瘿(ying)病,晋代的葛洪首次提出用海藻、昆布治疗地方性甲状腺肿(碘缺乏病中的一种疾病)。直至二十世纪人们才认识到用碘来预防碘缺乏病并获得成功。

3.碘缺乏病在我国流行的严重性及其分布情况。

  碘缺乏病在我国实施全民食盐加碘防治措施之前的流行是相当严重的。据调查资料分析,我国约有4.25亿人口生活于缺碘地区,占世界缺碘地区人口(10亿)的40%。碘缺乏问题遍及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全国近3000个县中就有1762个县存在碘缺乏病。病区大多分布于山区、丘陵和冲积平原。在经济文化不发达地区,老、少、边、穷地区,碘缺乏病仍十分猖厥。在70年代大规模防治前,全国有甲肿病人约3500万,克汀病人至少有25万。经过防治后,目前仍存在765万甲肿病人和20万克汀病人。更重要的是,从80年代以后,随着人们对碘缺乏病认识的加深,还发现了以轻度智力残疾为主要特征的亚临床型克汀病(亚克汀)。因此,碘缺乏病对人口素质影响的严重性更为人们所重视。据卫生部估计,我国可能有800万亚克汀病人(轻度智力残疾)。但是,由于事实存在着的对克汀病(中、重度智力残疾)的诊断标准上的差异,再加上非碘盐冲销病区,不断有新病人的发生,所以实际的数字可能还要高许多。

4.碘缺乏病能够消除吗?

  碘缺乏危害是由于自然环境缺碘,居民长期碘摄取不足所造成的。它病因清楚,防有方 法,只要长期坚持补碘措施,碘缺乏病是完全可以消除的。这不仅为西方发达国家所证实,国内也有不少地区在防治工作中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我国有许多地方性甲状腺肿病区由于长期坚持食盐加碘,居民的碘营养状况得到改善,尿碘水平显著提高,肿大的甲状腺多数都已恢复或接近正常,新一代儿童的智力较防治前有所提高。

二、碘缺乏的危害

1.缺碘对人体的损害以及损害的程度与以下三方面因素有关:
⑴缺碘的严重程度
    人体碘元素来自于人类赖以生存的周围环境,其中主要是土壤和水。人类和动物、植物都要从土壤和水中获得碘,水中碘含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土壤的碘含量。如果一个居住地区的饮水碘含量小于5微克/升,人群中就会出现甲状腺肿(简称甲肿);低于2微克/升,甲肿发病率更高。当居民的尿碘(尿中的碘含量)低于50微克/100毫升时,就会出现甲肿;低于20微克/100毫升,则会有克汀病儿出生。
⑵缺碘的时期
     胎儿期:孕妇的早产、流产或死胎的发病率增高;婴儿先天畸形或异常的发病率增高;围产期和婴儿期儿童的死亡率增高;  胎儿甲状腺功能低下(甲低),不同适度的智力损伤直到克汀病。
    新生儿期:新生儿甲肿;新生儿甲低;不同程度的智力损伤,甚至亚临床克汀病。
    儿童期和青春期:甲肿;青春期甲低;体格发育落后、亚临床型克汀病;单纯聋哑;不同程度的智力损伤。
    成人期:甲肿及其并发症;甲低;智力低下。
⑶个体对缺碘的反应性;主要表现为性别及年龄差异。
    一般地说,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缺碘的影响。一方面是因为女性的生理特点不同于男性,另一方面女性对碘的需求量要大于男性。因此,同样处于缺碘环境,女性的甲肿率要高于男性。 儿童和青春期少年儿童因生长发育较快,而对碘的生理需要量大,特别是青春期的女孩表现得更突出,一旦缺碘,她们是最容易出现甲状腺肿的人群。 孕妇因怀孕而使碘的需求量提高,如果碘摄入不足,不仅妇女本身会出现甲肿,而且其胎儿受威胁的可能性也显著增加,胎儿容易患有克汀病。

  在碘缺乏病区中,除了甲肿和克汀病人外,仍然有不少人从外表看上去很“正常”,没有出现临床上典型的甲肿和克汀病,他们也能参加一般劳动,这只能说明他们对缺碘耐受性高,机体代偿好,但遇到有经验的临床专家,他们凭借精细的检查仍然会发现其中一些人存在轻度的损害,如血液中甲状腺激素水平不正常或精神神经运动异常。实际上,在病区生活的所谓“正常人”也受到缺碘的损害,只是表现较轻罢了。正如我国著名的碘缺乏病专家朱宪彝指出的:在碘缺乏病区中,“没有甲状腺肿的居民也同样是碘缺乏的患者”。他们同样也需要接受碘来保证健康。

2.什么是地方性克汀病?

   地克病是碘缺乏病中最突出、最严重的一种疾病。通常见于严重缺碘地区。这是由于母亲怀孕期间严重缺碘,造成胎儿脑发育障碍为主要特征的疾病,随着儿童生长和发育,出现种种异常症状才引起家长的注意。

  地克病的主要表现是较明显的智力低下(智商在50以下),有典型的表情和面容:傻相、傻笑、表情简单而贫乏;面方、短额、眼裂呈水平状、眼距宽、塌鼻梁、鼻孔向前,唇厚,张口伸舌状。除此之外,往往伴有聋哑、体格发育落后和运动功能障碍。 按照病人的临床表现,地克病可以有三种类型。 ⑴神经型:该型地克病表现为严重智力残疾、聋哑、斜视和神经运动功能受损(如:步态不稳、走路摇摆、屈肌紧张甚至痉孪或强直,严重的则不能站立,只能爬行,甚至瘫痪)。我国大部分病区的克汀病人属于这种类型。 ⑵粘肿型,中等程度的智力残疾,多不存在显著的聋哑或神经运动损伤。但有明显的体格发育落后,身材矮小(侏儒),性发育差,特别表现为粘液性水肿(一种特殊的水肿,压迫水肿部位无指凹性表现),故面部、胸腹部呈“肥胖状”。还有其它甲低症状:如:皮肤粗糙、出汗少、体温低、怕冷、精神萎靡不振、爱睡觉等。这种类型仅见于我国的西北地区,如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及新疆。 ⑶混合型:介于上述二者之间。

3.为什么说亚克汀病是碘缺乏病潜在的最大危害?

    所谓亚克汀病,是因为没有上述克汀病的典型临床表现,但存在亚临床损伤,其本质仍为克汀病,只是极轻而已。它也是因胚胎期或新生儿期缺碘而造成的。应当特别指出的是:有些病区在推广碘盐后的最初几年中,或因碘盐浓度偏低,或因碘盐供应有间断、不稳定,尽管可能没有典型克汀病人出生,但仍有亚克汀病的发生,这是由于碘缺乏纠正不足所引起的。

亚克汀病主要有三组症状:
    轻度智力残疾,智商50-69,早期不易发现而被视为“正常人”。当进入学校后才发现与正常儿童有明显差异。如:学习成绩差,经常不及格、留级,以至小学难以毕业,还表现为接受能力及逻辑抽象思维能力落后。老师反映这些孩子“难教”。

    轻度的神经损伤:婴幼儿期的躺、坐、走等发育迟缓。入学后跑步时表现为步态不稳,做体操肢体不易协调,完成手的精细动作困难(如:穿线、捏东西、穿珠、插棍等)。有的孩子表现为听力差,语言轻度障碍等。

     轻度甲低:体格比正常人发育慢,个子矮小,血液中甲状腺激素水平不正常,X线检查骨龄落后。

   亚克汀病的发病率:在重病区,克汀病人的发病率一般在23%以下,而亚克汀病人的发病率要比克汀病高许多倍。调查显示,轻度智力残疾的孩子约占520%,平均智商要比非缺碘地区低10-20个百分点。因此卫生部估计全国可能有800万亚克汀病人,也就是说此病在全国智力残疾中占大多数。

4.亚克汀病的存在严重影响了病区的人口素质。

  这些人智力水平低,难于从事技术性较高的生产活动,他们只能做简单劳动,不能接受中、高等教育。由于碘缺乏病多发生在文化经济水平都很落后的偏僻地区,因此人口智力素质的低下和文化经济水平落后互为因果关系,呈恶性循环,严重阻碍了病区的社会经济的发展。 在地克病严重的病区征兵时,竟发现没有合格的青年可征。有的村庄连一个象样的会计、拖拉机手都没有,因而被称为“傻子村”。这种人口素质如何能发展生产、怎么能摆脱穷困?有的地区甚至流传着“一代肿(甲肿)、二代傻(克汀病)、三代断根芽(人口逐渐减少)”的民谣。

5. 智力低下是什么意思?

  目前我国教育界多用“弱智”、医学界则用“精神发育迟滞”,心理学界仍用“智力残疾”,而台湾省教育界则以“智能不足”相称。智力残疾始见于经国务院1986年10月7日批准的,由全国缺陷人抽样调查领导小组印发的五类《缺陷标准》。在“智力残疾标准”中对智力残疾所下的定义是:智力残疾,是指人的智力活动能力明显低于一般人的水平,并显示出适应行为的障碍。在这一定义中,智力残疾是包括了两类智力有问题的对象,一类是智力发育期间(18岁之前)由于各种有害因素导致的智力发育迟缓;另一类是智力发育成熟以后,由于各种有害因素导致的智力损害,以及进入老年期的智力明显衰退(痴呆)。本书中所讨论的智力残疾就是属于前一类。
    智力残疾对前一类对象因不同学科、不同时期和不同国家或地域有过许多同义的称呼。名称繁多反映了智力残疾这一状况的复杂性和人们对这一状况认识的困惑。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特殊教育界已不用“弱智儿童”(mentally retarded children )这一称呼,而是用“children with mental retardation”,意思是伴有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认为这样不带贬义,尊重智力残疾儿童的人格,可以减轻社会心理因素对智力残疾儿童人格发展的影响。尽管语言文字上我们难处理,但这种用意还是值得认真对待的。

6.缺碘与智力残疾关系的历史见证。

    缺碘与智力残疾关系, 首先从历史故事说起。当时法国南部边界阿尔卑斯山(瑞士)流行一种特殊类型的白痴病(重度智力残疾),拿破仑国王曾打算迁移家族来根绝这种病,因为已知道与当地甲状腺肿的流行有关。白痴的严重问题引起了一位具有献身精神的青年医生古根比尔重视,他于1842年,在山区高处建立了移民点,从事有关这些白痴的系统研究和教育工作。可是白痴在一定高度之上再也没有发现过。可见,人们开始认识到居住环境(缺碘)与白痴(智力残疾)的发生有着因果关系。

  虽然对地方性克汀病这种重度智力残疾描述最早的是在欧洲,但现在欧洲大陆的地克病实际上已消失。当时发病最严重的阿尔卑斯山区的瑞士,所有地克病人均是出生在1920年之前。当然,这是由于社会经济条件的改善、生活水准提高,交通运输状况改善便于从非缺碘地区运进食物,以及有效的补碘防治措施共同作用的结果。
    然而,经济和交通运输状况的改善也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我国贵州省历史上的食盐是由四川省提供所产的井盐,1958年开始改为食用海盐。不久,在农村“赶集”时已明显见到“大脖子”(甲状腺肿大)的人特别多,60年代初还发现“憨胞”(当地人对傻子的称呼)也增多。虽然有位从上海去支边的医生报导了此事,但由于当时的社会历史原因,直到1979年才正式开始补碘防治工作。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布衣族自治州麻江县河坝公社参加防治研究时,发现水中微量元素碘极低(1.5 ± 0.92微克/升)。以住食用四川产井盐中含碘量较高,因而不影响居民健康,但由于改为食用海盐后,含碘量不足以满足人需要量(人群尿碘低于25微克/克肌酐),因此不仅地甲肿严重流行(患病率为31. 5%)而且出现地克病(患病率高达3. 1%)。
    1979年开始对居民普遍供应加碘食盐,还对一个大队116名育龄妇女注射碘油防治。这个队第二、三年内共出生婴儿54名,再也没有末检出克汀病儿。在另一个大队只用碘盐防治,第二、三年内共出生婴儿93名,检出克汀病儿4例(检出率4. 3%),以后也末见克汀病出生。这段事实可以清楚地说明缺碘和智力残疾(地克病)的关系。人们一旦严重缺碘,就会出现地甲肿和地克病的流行;及时补充碘,如给育龄妇女注碘油防治可立即不再出生克汀病儿,若用碘盐防治至第三年也会防治克汀病儿出生。
    缺碘与智力残疾密切相关, 已有事实可以证明。1983年,在山西省西北部黄河边的河曲县楼子营乡调查碘缺乏病。黄土高原隔一个20多米高的小山梁便是又一村,三个毗邻的村。因为饮用水中的碘含量有很大差异,患地克病的人差异竟非常明显。辛家坪村水碘含量为12. 6微克/升,甲状腺正常,更无地克病,不是缺碘病区。大峪村水碘含量1. 54微克/升,马连口村水碘含量0. 29微克/升就是缺碘病区,都有地克病人。而后者尤多,但就在这个村的西北角聚居着5户人家却平安无事,连甲状腺都正常,原来他们共用的那口井,水中碘含量并不低。1993年我们在新疆拜城县察尔齐乡夏合屯村调查。该村生活用水靠雪山流水,地甲肿严重流行,有的家还不止一个患地克病。但有一户人家与众不同,全家人的甲状腺形态均正常。经过了解才知道,这家人是在当地留下的落户知青,自愿购加碘食盐,而不是像当地居民那样食用土盐。可见,只要懂得缺碘对人体健康的危害性,尽管居住在环境缺碘地区,只要食用加碘盐是完全可以“幸免于难”而保持身心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