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泰论《中国的碘缺乏病》
发布时间: 2017-11-10 浏览次数: 31

中国的碘缺乏病

马  泰

一、概述

  碘缺乏病是中国流行十分严重的地方病。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唯有上海市不存在IDD问题。1991年统计,受IDD威胁的人口将近4亿,约占全世界受威胁人口的40%。地方病病区不仅在偏远的山区,而且还存在于一些离海不远的平原地区。

   据估计,在推行食盐加碘预防之前,甲状腺肿患者人数为3,400万,至今仍有800万之多。神经型和粘肿型地方性克汀病(简称地克病)患者有23万例。在IDD病区中,除典型的地克病外,轻度智力落后的发病率明显增加,在一些严重的地方病区竟高达15%。IDD病区中轻度智力落后大多由于缺碘所致,这种类型被称为“亚临床克汀病”。中国IDD病区儿童的IQ分布平均落后约10个百分点。因此,中国若不实施供碘,估计每年全国人口将失去6,000万IQ分值。

二、历史上的甲状腺肿

  早于公元前,中国古代《山海经》和《淮南子》等书中就有了关于甲状腺肿的记载。公元610年在《巢元方》一书中定描述到:‘甲状腺肿概因气急所致;或饮沙中滤过之水而起,沙连同“生命能”同入血流,于颈部形成甲肿。公元682年孙思邈在医学名典《千金药方》中,提到海藻疗法及其它海产品疗法,甚至用羊的甲状腺治疗的记载。这些记载要早于西方医学。本世纪30年代初,北京协合医学院美国生化学家W. Adolf教授报告,北京郊外清陵东部附近发现许多患甲肿的病人。1940年,协合医院另一位生化学家张昌颖先生首先发现口服含碘植物油对甲状腺肿的大鼠有治疗作用。二次大战期间,一位美国军医注意到沿云南到缅甸一带有许多甲肿病人。1940年~1942年,中华民国卫生部的姚寻源和姚永政大夫在云南的37个县做了一项有关甲状腺肿的调查。1945年以后,云南开始向从一平浪盐矿中开采的食用盐中加碘,这是中国首次食盐加碘规划。

三、1950年后中国对IDD的防治

  1950年即建国一年后,河北省省长杨秀峰发现迁西县有许多智力发育落后的病人,他将其中的两位送到天津医学院(即现在的天津医科大学,下同)总医院进行检查,由朱宪彝教授、马泰和卢倜章先生接治。但由于该病例与市区发现的散发型克汀病及地方性克汀病有很大差异,他们没做结论性诊断。自1959年天津医学院内分泌研究组成立后,马泰和卢倜章大夫调查了河北省迁西县的一个以智力发育落后而闻名的村庄,他们确信这些症状是由于缺碘造成的,然而他们仍然认为这些是一个区域性现象。1960年马泰发现河北省承德地区的许多甲状腺肿病区中也存在这类智力落后病人的流行。1961年,由朱宪彝教授指导的一项大规模研究工作在承德展开,历时5年。研究表明同时患甲肿与克汀病的病人甲状腺激素水平低于正常,甲肿和克汀病都可以用加碘来预防。有两位母亲,以前她们生的孩子均患克汀病,接受了碘预防性治疗后生下的孩子完全正常。伴有不明显的智力发育落后的病例(后称“亚临床型克汀病”)在此次研究中被首次证实。1963年和1964年,全国性专题研讨会在承德召开,此后,缺碘影响大脑发育这一新概念被广泛接受。

  在毛泽东的著名诗篇《送瘟神”中,表达了要从中国根除地方病的强烈愿望,为此中共中央地方病领导小组于1961年成立,直属于中共中央委员会,负责人由中共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成员但任,拥有很大的权威性。承德研究小组副组长常程先生被指定为中央领导小组的成员。

   文革期间许多卫生工作受到干扰,并涉及到碘缺乏病的控制工作。1973年中央领导小组重新组建,防治工作的重点是更快地降低甲肿发病率,用外科手术切除肿大的甲状腺,仅山西省一年中就对20多万甲肿病的实施手术切除,其中有些属于Ⅱ度弥漫型。同时,向肿大的甲状腺中注射碘酊以缩小肿大程度。另外一种措施是注射大剂量的碘油(1~10毫克/日)。

  1976年文革结束了,著名将军李德生接任中央领导小组组长工作,他接受专家咨询组的提议,将食盐加碘重新纳入防治工作的重点。中央领导小组每年都要组织IDD流行的大省副省长及相关部门副部长的工作会议,以及定期每年举办一次“三部一合作”会议,以协调卫生部、轻工业部、商业部及中央之间的管理协调和技术工作。省级和县级领导小组的力量得到加强。最新的尿碘测定和甲状腺激素放免测定法开始用于监测中。

  除了华北地区的天津医学院外,东北的佳木斯医学院在李建群的领导下成立了一个科研咨询中心。1979年他们在佳木斯附近的集贤村取得的突出成绩在中国产生很大影响。

  几乎同时,贵阳医学院成为西南地区的科研咨询中心。贵州省是极严重的缺碘地区,但以前却没发现明显的IDD病人,这是因为所有的居民都食用四川省提供的碘含量很高的井盐,1955年,当通向海港的铁路修成后,更廉价的海盐出现在市扬上。几年后,严重的地甲肿与地克病突然间像传染病一样在全省出现,一些严重地区克汀病发病率竟高达5%,且仅累及儿童。朱宪彝教授调查了贵州省的病情,并与贵阳医学院一起组织大规模应用碘进行预防的研究工作,历时五年。通过对病区所有人群在加碘前后进行甲状腺肿流行数据的对比,得出重要结论:该病区的所有居民,即使目前尚无症状或体证,仍遭受着缺碘的损害。贵阳医学院的时钟孚和曾国衍两位教授被任命为省卫生厅厅长。一系列的工作,让贵州省也在控制IDD方面居于全国领先地位。

  1980年,新疆地方病防治研究所IDD室,在王厚民和林法福领导下,于新疆南部的和田地区,同天津医学院合作进行IDD控制的研究。从此,新疆的IDD防治工作开始进入新的重要阶段。

  安徽省大别山区也发现先天性智力发育落后与当地居民近亲结婚有关。曾有人认为这些问题可以通过移入外地居民来解决。朱宪彝教授对此十分重视,因为它完全转移人们对加碘计划的关注,并于1978年对当地进行的调查。朱教授向当地卫生部门证实了该地区存在典型的地克病病人。

   在中央领导小组领导下,1976~1986十年间,IDD控制工作取得很大的成功。到1986年,有16个省达到了当时国家规定的控制标准。朱教授在1982年日本召开的地区性会议上介绍了中国取得的巨大成果。马泰在1983年曼谷举行的第六届亚洲营养学代表大会上介绍了管理机构,尤其是各部门协调领导小组的经验。会上,一位东南亚代表说如此完善的管理系统在他们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1981年,来自澳大利亚,阿尔德莱得人类营养研究所的Hetzel博士访问中国,并与朱教授共同商讨有关中—澳技术合作计划。这项计划最终在1986~1991年间,由悉尼的Westmead医院Eastman、Maberly博士,及中国天津、青海、哈尔滨、贵阳的专家们共同参与完成。感谢澳大利亚国际发展援助局为合作计划所做的工作,它对青海这一IDD高发省达到中国IDD控制标准起了重大作用。并在4个省中建立起了现代化监测实验室。

  新疆南部和西藏是两个严重的IDD区,但实施有计划投放碘盐则存在很大困难。1985年,UNICEF帮助天津、哈尔滨建立起在这两个地区适合的加碘方法。在新疆用不同形式口服碘油进行对照,西藏则通过应用含碘茶砖取得了成效。

   1986年,中央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孙玺参加了在加德满都召开的ICCIDD成立大会。在此之前,中国科学家就已经为ICCIDD的工作做出过很大贡献。

   1986年后期,根据政府改革的原则,所有行政管理工作都要移交给相关政府机构。最后卫生部成立了地方病防治局,并重新组建了科技咨询委员会。多数省级领导小组被保留下来,但不再拥有以前那样的权力。在地方病防治局领导下,继续将防治IDD的策略重心放在食盐加碘方面,包括:为了避免碘的丢失,食盐加碘由碘酸钾取代碘化钾;初步建立起全国性监测系统;起草“食盐加碘条例”等。

  但是,由地方病防治局的权限低,缺少跨部门协调能力。另一方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后,食盐的生产和销售不再受政府专控,结果,私人生产的无碘食盐开始流入市场。同时,初级医务工作机构受经费严重短缺影响,而陷入困境。

四、1989年后的新进展

  中国IDD防治的国际工作组(IWGIDD)在ICCIDD帮助下于1989年成立,成员包括WHO驻中国的代表及在北京的UNICEF项目官员,和ICCIDD的执行主任,Hetzel博士为主席,地方病防治司司长高淑芬为副主席。小组的职能就是向中国介绍控制和监测碘缺乏病的技术和经验,宣传教育的技术和经验,最重要的工作是从多边或双边机构中寻求财政支持。

  1991年在蒙特利尔召开了“消灭隐匿饥饿”的会议,以后IWGIDD提议在中国召开一个部门会议并尝试重新成立部级以上的组织机构。1992年早期,UNICEF、WHO和UNDP委派由Greaves和Maberly博士领导的小组制定一个从多个联合国部门援助的“联合资助计划”,并由美国亚特兰大PAMM提供有关主要技术和培训。国际工作组优先考虑向中国领导人解释控制IDD的重要意义。

   大规模的宣传和动员会议在李鹏总理支持下,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1993年9月22~24日)。所有省长及其他有关官员参加了会议。与会者还有国际机构代表,包括WHO、UNICEF、UNDP、世界银行及ICCIDD。会议由国务委员彭佩云女士主持。副总理朱镕基对国际机构包括UNDP和世界银行代表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做出了承诺,表示支持中国防治IDD。在随后的省长级特别会议上,朱镕基明确表示中央政府将提供必要资金以确保实施全民食盐加碘计划。很明显,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缺碘会影响人脑早期发育的危害性,尤其中国正在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因此同意重新建立一个高于各部的、跨部门协调机制。大会进行总结时召开了一个全体会议,各省级官员签署了一项修改过的“国家行动计划”。

   中国国家行动计划是建立在如下共识的基础上:1.除了甲状腺肿和克汀病之外,IDD还可以使包括轻度缺碘地区人们的智商(IQ)下降10多个百分点;2.IDD并非局限在偏远地区或农村,事实上它遍及国内所有地区;3.在全国范围内消除IDD,只有通过多部门的合作才能达到;4.IDD是一项关系到国家发展的大问题;5.全民食盐加碘能够有效地消除IDD。

  中国政府已做出了庄严承诺,到2000年实现消除碘缺乏病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所采取的步骤有:建立由多部门管理委员会以及国家培训和技术支持小组支持的控制碘缺乏病的国家领导和协调小组;向世界银行贷款支持食盐加碘与包装设备;发展和增加UNDP、UNICEF、UNIDO及WHO的资助,尽快实现到1996年底完成全民食盐加碘计划。 (摘自:陈祖培,钱明,阎玉芹主译.征服碘缺乏病—拯救亿万碘缺乏受害者(第二版)。天津: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2000.4(原著:BS Hetzel, CS Pandav. S.O.S for a billion-the conquest of Iodine Deficiency Disorders. Oxford Univ Press, Delhi,1997)